请在Chrome、Firefox等现代浏览器浏览本站。另外提供付费解决DEDE主题修改定制等技术服务,如果需要请 点击 加我 QQ 说你的需求。

365体育官网: 中外学者眼中的“张骞与他的世界”

每日一贴 MRYONG 评论

2019年11月23-24日,由复旦大学历史学系主办,复旦大学历史系青年研究员吴欣召集的《张骞与他的世界——古代中国与中亚》国际学术研讨会预备会议在复旦大学成功举办。该会议系未来两年要举办的一个大型、跨学科的同名国际学术研讨会的预备会议。20名与会学者

  2019年11月23-24日,由复旦大学历史学系主办,复旦大学历史系青年研究员吴欣召集的《张骞与他的世界——古代中国与中亚》国际学术研讨会预备会议在复旦大学成功举办。该会议系未来两年要举办的一个大型、跨学科的同名国际学术研讨会的预备会议。20名与会学者分别来自复旦大学、西北大学、南开大学、中山大学、苏州大学、山西长治学院、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敦煌研究院、英国雷丁大学、德国阿尔伯特-路德维希-弗莱堡大学、伊朗德黑兰大学、法国驻阿富汗考古代表处、俄罗斯科学院物质文化史研究所、乌兹别克斯坦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等国内外多所高校和研究机构,大家就公元前后中国和中亚的历史展开了热烈讨论。


与会学者合影


  在开幕式上,召集人吴欣首先阐述了本次会议的初衷和目标:“由于历史和地缘政治等原因,整个学术界,尤其是国内学者,对中亚问题的了解较生疏,理解也往往趋于简单化;同时,受研究传统、学术背景、语言障碍、对所关注地区的差异等因素的限制,中亚研究趋于碎片化,散见于不同学科,缺乏系统性。相较于其他地区,对中亚历史的研究尤为困难。这就要求国内外学者和团队之间相互支持,通力合作。”她说,“举办这次会议的主要目的,也就是希望国际上的同事们能够聚集在一起,借助张骞通西域这一切入点,共同探讨目前两汉之际(或中西亚的帕提亚帝国时代)的中亚及中外文化交流研究所面临的问题和困难,寻求解决问题的方向,并搭建深入合作的桥梁。”复旦大学历史学系主任黄洋也在发言中表示,作为一个历史学家,他也希望通过本次会议把来自不同领域、不同学科的学者聚集在一起,相互学习、建立不同领域间的沟通桥梁。

会议召集人吴欣


  本次会议共有七大主题,分场讨论,依次为:“张骞之前的世界”“墓葬:新疆与俄罗斯的最新发现”“‘绿洲城郭’与‘千城之国’”“丝绸之路理论研究”“张骞与他的世界:理论与方法”“张骞与大月氏”“从草原到海洋”。
  第一场“张骞之前的世界”,由苏州大学艺术学院教授沈爱凤主持。
  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研究员王辉的《东周时期的中国西北与中亚的文化交流》,分析近年来在中亚出土文物中的黄金制品,尤其是其独特的形制和装饰图案,通过展示其与中国西北出土器物的密切关联,探讨东周时期中国西北地区与中亚的联系。原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王炳华的《古道、西风、瘦马——考古所见西汉前东西文化交流》则根据多年的西域考古经验,从秦人、秦文化及相关考古材料出发,结合文献记载,探讨如何将考古资料与对文献的深入解读结合,以便较为准确地认识古代欧亚文明。吴欣的《从地方现实到全球叙事:公元前一千纪中后期的中亚与世界》,将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的《历史》、克特西亚斯的《印度》和中国古代文献《山海经》中所描述的乌托邦并置,分析这些文献之间内在的共性,试图结合中亚游牧民族墓葬中发现的考古材料来理解古代中国和希腊的学者关于乌托邦的描述,并阐释公元前五世纪至公元前四世纪左右古波斯帝国的强盛和中亚的富庶对中国人和希腊人关于世界认知的影响,以此探讨如何通过对考古材料的深度解读来研究东西文化交流这一课题。
  王炳华主持了第二场主题报告“墓葬:新疆与俄罗斯的最新发现”。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文博馆员、南京大学历史学院考古系博士生张杰的《新疆依连哈比尔尕山麓区发现的周至汉代墓葬》,主要介绍了地处丝绸之路北天山中段的大鹿角湾地区墓群的发掘情况,并探讨其中的文化因素,指出其多元化的特点以及与周邻地区文化演进相对同步的特征。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吕恩国的《洋海墓地小发现》,对洋海墓地的小件器物进行了系统研究和辨析,主要包括取火器、搅拌棒、木旋镖、弓箭、箭端、射鞲、小觿、胫铃、货贝、化妆棒、扣饰等,指出很多对器物的认识误区,并对新疆地区纺织业的变革及与周边的经济联系进行了新的探讨。俄罗斯科学院物质文化史研究所研究员谢尔盖·米尼亚耶夫(Sergey Miniaev)的《俄罗斯匈奴贵族墓葬的新发现》,介绍了俄罗斯与蒙古交界处最近发掘的一批匈奴墓葬,重点分析了其中一座最高等级的墓,包括其独特的墓室结构、丰富的随葬品、汉文铭文等,认为可能为匈奴单于的墓葬。

王炳华教授报告中


  第三场“‘绿洲城郭’与‘千城之国’”主题报告由山西长治学院历史文化与旅游管理系副教授齐小艳主持。法国驻阿富汗考古代表处处长菲利普·马尔基(Philippe Marquis)的《巴尔赫绿洲(即大夏/巴克特里亚)》,展示了阿富汗北部最大的绿洲——巴尔赫(Balkh)异常复杂的灌溉系统和防御工事,认为该地区为研究贵霜时期的居址提供了最好的材料,对该地区的研究不仅有助于理解阿姆河左岸整个地区的防卫、贸易和农业的发展,而且对理解整个兴都库什山脉中部的防御系统,乃至从青铜时代至十三世纪的商业网络都是至关重要的。乌兹别克斯坦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穆塔里夫·卡萨诺夫(Mutalib Khasanvov)的《粟特早期城市的形成》,基于对乌兹别克斯坦境内粟特地区的三个考古遗址(Koktepa、Er Kurgan、Sangirtapa)近年的发掘材料的分析,认为在粟特地区,城市出现于公元前十三世纪至公元前十世纪之间。早期的粟特城市显示了本地农业文化和外地游牧文化的融合,而神庙的出现则与祆教经典中所提到的游牧民族对农业绿洲的渗透息息相关。

左为俄罗斯考古学家Sergey Miniaev,右是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考古研究所的Mutalib Khasanov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