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Chrome、Firefox等现代浏览器浏览本站。另外提供付费解决DEDE主题修改定制等技术服务,如果需要请 点击 加我 QQ 说你的需求。

365体育官网: 作曲家维拉-罗伯斯逝世60年:他是巴西文化的现代象征

每日一贴 MRYONG 评论

众所周知,巴西是南美洲第一大国、“金砖五国”(BRICS)成员之一,在全球范围内有着广泛的影响力。作为一个多元民族大熔炉,巴西除了本土的印第安人之外,在过去几百年间汇聚了来自欧洲、非洲和亚洲等地的移民,包括了伊比利亚人、罗马人、哥特人、腓尼基人

  众所周知,巴西是南美洲第一大国、“金砖五国”(BRICS)成员之一,在全球范围内有着广泛的影响力。作为一个多元民族大熔炉,巴西除了本土的印第安人之外,在过去几百年间汇聚了来自欧洲、非洲和亚洲等地的移民,包括了伊比利亚人、罗马人、哥特人、腓尼基人、犹太人、摩尔人及大量的非洲黑奴,他们经过长期的混居生活和经济开发活动,逐渐融合成为一个巴西民族共同体,共同创造了热烈奔放、兼容并蓄的巴西文化。1941年,奥地利著名作家斯蒂芬·茨威格(Stefan Zweig)在重返巴西时,写下了深情之书《巴西:未来之国》,其中写道:“凡是来到巴西的人都不愿离开这里,无论身处何方,都希望能回到它的怀抱。美丽十分罕见,而完美的美丽几乎只是一个梦。”
  窃以为,正是这种包容、开放的文化,诠释和注解了独特的巴西之美,而要为这种文化寻找一位现代象征,最先跃入我脑海的不是著名作家保罗·科埃略(Paulo Coelho),也不是传奇球星贝利(Pelé)或加林查(Garrincha),而是古典音乐之父海特尔·维拉-罗伯斯(Heitor Villa-Lobos),因为他的融合了多种传统和风格的伟大音乐堪称巴西多元文化的绝佳代表,正如茨威格的深刻洞见:“卡洛斯·高梅斯(巴西19世纪歌剧作曲家)只是实现了巴西音乐的意大利化,而真正将巴西音乐融入世界的,则是维拉-罗伯斯。他的旋律十分具表现力及原创性,具有一种与众不同的色彩。这种色彩热烈活泼而又伤感迷幻,反映了巴西不可思议的景色与精神。”可以说,维拉-罗伯斯之于巴西,正如皮亚佐拉之于阿根廷,他们都已超越了音乐的范畴,作为一种文化现象而遗世独立,并最终成为一个国家和民族的精神符号和文化象征。
  一
  1887年3月5日,维拉-罗伯斯出生于里约热内卢的一个中产阶级家庭,正是巴西由君主专制和半殖民地转向民主和完全独立的时代。母亲诺伊米娅(Noemia)是一位家庭主妇,养育着好几个孩子,父亲劳尔(Raul)在国家图书馆工作,是一位颇有名声的业余音乐家。每个周六,很多当地的一流音乐家会聚集到维拉-罗伯斯的家中,一直演奏到第二天的早上,这种例行的音乐交流会持续了很多年。毫无疑问,经年的耳濡目染对维拉-罗伯斯的音乐启蒙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维拉-罗伯斯


  六岁时,父亲将一把中提琴改成大提琴,维拉-罗伯斯跟随父亲开始了正式学习,出色的天资让他不久之后就能进行即兴演奏。同一时期,姑妈菲芬哈(Fifinha)经常弹奏平均律钢琴曲中的前奏和赋格,巴赫音乐中生气勃勃的节奏律动感、竞相争鸣的复调旋律和超出尘俗的情感让海特尔深深吸引。这位伟大的作曲家在维拉-罗伯斯的创作生涯中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尤其是在他的杰作——九首巴赫风格巴西组曲(Bachianas Brasileiras)中,巴赫完全成了维拉-罗伯斯的创作灵感和精神源泉。
  当时,在里约热内卢市民的家庭舞会上盛行一种名为“肖罗”(Choroes)的小型乐队,这是由热衷于通俗音乐的青年们组成的器乐小组,擅长演奏华尔兹、波尔卡、探戈等舞曲。同时,他们也使用吉他、曼陀铃、提琴、萨克斯和黑管演奏各种民间曲调,并加上富有特色的即兴变奏,这类多愁善感的音乐洋溢着浓郁的巴西怀乡情调。这些“肖罗”音乐家们成了海特尔心目中的偶像,他们的音乐也成了他创作灵感的第一个来源。只要父母不留意,他就溜出家门,混到“肖罗”的行列里尽情地玩乐。
  八岁那年,海特尔失去了父亲,母亲希望他之后有个正当的职业,就把他送进大学医科的预备班去学习,并禁止他玩乐器。然而,生性倔强的维拉-罗伯斯不服管教,于十六岁那年离家出走,毅然加入“肖罗”音乐家的队伍,并开始在咖啡馆、酒吧、旅社、影院中拉大提琴、弹吉他、吹单簧管或萨克斯。第二年,他写下了人生中的第一首作品:一首名为《薄煎饼》的吉他曲。从此,他将大多数的音乐都献给了这件乐器。
  
  1500年,葡萄牙船队开到巴西,宣布巴西为其殖民地。自16世纪起,巴西的音乐与文化就深受葡萄牙的影响。在巴西的种植园和矿井,又有大量来自西非的黑奴在此劳作,这些非洲人带来了复杂明快的音乐节奏。欧洲和非洲的文化在这片土地相互融合碰撞,最终形成巴西音乐独特的混血特质。在巴西音乐里,你能听到非洲赫米奥拉的繁复节奏,也能听到葡萄牙诗歌韵律的痕迹,印第安音乐亦踪迹可寻。最终,这些音乐元素经由吉他这一乐器得到了最完美的诠释,巴西人往往将吉他视为打击乐器,凸显了其音乐文化中的强烈而鲜明的节奏元素。
  到18世纪末19世纪初,吉他已经在巴西音乐中占据了极为重要的地位。这一时期的巴西音乐有两个主要形式:一是摩丁哈(Modinha),即来自葡萄牙的伤感的歌;二是伦杜(Lundu),这是由非洲黑奴带来的具有强烈节奏的舞蹈。这两种形式既是艺术音乐,也是街头音乐,通常以乐器使用来区分:艺术音乐以声乐和钢琴演绎,街头音乐以包括吉他在内的小乐队来表演。到19世纪晚期,上述的“肖罗”乐队开始大行其道,吉他以相当重要的角色为人们的华尔兹、波尔卡和探戈伴舞,每年的里约热内卢狂欢节,“肖罗”民间音乐家都会聚集到市中心自由演奏。历史会证明,维拉-罗伯斯将曾经只能在咖啡馆内演奏的“肖罗”音乐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并在世界上每一个音乐厅中奏响。
  似乎是带着一种历史责任感和民族使命感,维拉-波罗斯踏上了对他影响深远的音乐采风之旅。1906年,十九岁的海特尔自筹资金游历巴西东北各地。他深入了解了当地民间歌手的演唱风格、诙谐的黑人歌舞曲、带有舞蹈和歌唱的民间戏剧表演、即兴的对歌比赛等等,他记下了3000多首民歌,这成了他日后创作的重要源泉,正如他自己所说:“巴西的地图是我启蒙的和声教科书”。三年后,维拉-罗伯斯二次北上,这一次,他带着一架留声机和几张唱片来到一个与世隔绝的印第安部落,展开了他的音乐实验。他先放了一段非常协和的音乐,印第安人听后竟像哀悼死者般地号哭起来;随后,他换了一张从另一个部落中录来的唱片,他们顿时破涕为笑,一边狂喜地手舞足蹈, 一边对着留唱机作出崇拜的姿势。这段奇特有趣的经历、原始朴素的人民,以及恢弘而神秘的大自然,对维拉-罗伯斯的音乐审美观产生了重大影响。
  闯荡江湖回来之后,才华横溢的维拉-罗伯斯更添自信。1910年,他开始编写其个人作品,并作为大提琴家进入正轨的管弦乐团工作。三年后,他参与了俄罗斯芭蕾舞团的演出,其中印象派和早期现代派的作品大大刺激了他的创作欲。在和女钢琴家奎玛蕾丝(Lucilia Gumaraes)结婚后不久,他开始撰写乐评,一颗音乐之星正在冉冉升起。
  
  维拉-罗伯斯的成名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美籍波兰裔著名钢琴家阿图尔·鲁宾斯坦(Arthur Rubinstein)。1918年初,这位钢琴家来到里约热内卢举办独奏音乐会,两位手稿收藏人带他到剧院去和年轻的维拉-罗伯斯会面,当时他正在那里演奏自己的作品《非洲舞曲》。演出休息时,鲁宾斯坦走近维拉-罗伯斯向他表示祝贺,未料竟遭到对方的抢白:“您是技巧大师,不能理解我的音乐。”然而第二天,维拉-罗伯斯却带了十二位同行去敲鲁宾斯坦的门,兴致勃勃地把自己的作品一首首地演奏给他听。于是,两人成为了终生挚友。鲁宾斯坦利用自己的独奏音乐会竭力推广他的作品,还录制了一整套的唱片。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